92军事网 新闻 > 首页 > 战略观察 > 时事杂评 > 正文 >

张维为:中国的“上上策”与“下下策”

2014-06-07 14:38:13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5月11日,作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二十周年校庆活动——“大师课堂”第五讲的演讲嘉宾,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

  5月11日,作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二十周年校庆活动——“大师课堂”第五讲的演讲嘉宾,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维为教授做了题为《中国模式与文明型国家的制度安排》的精彩演说。副院长兼中方教务长张维炯教授一同出席活动。

  张维为教授在演讲中提到,英国政治家丘吉尔有过一个说法,他说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但用中国人的说法,“最不坏”就是下下策。现在我们的制度设计也包括了下下策。所谓的下下策就是保底,中国现在最高领导人是两任,10年。还有退休制度,到一定年龄你必须退,这个西方还没有,像美国参议员都是干到死,而在中国是明确的。这某种程度上就是保底的安排。但除了下下策,我们还有上上策,就是你必须尽一切可能,来寻找尽可能德才兼备的领导人。所以我们现在的制度安排是上上策与下下策结合,超越了西方模式。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来庆祝你们的20周年校庆。我和中欧也有过不少接触,参加过一些中欧的活动,包括在伦敦、深圳和上海举行的活动,受益良多,所以我是真心地祝贺中欧。我觉得中欧有几点做的肯定是对的,站得住脚的: 一是中西合璧,二是联系实际,三是一开始的目标就争取世界一流。这二十年的历史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中欧合作,我自己也是中欧合作产生的学者,我在中国生活了30年,在欧洲生活了20多年,在发达国家的瑞士读书、工作,后来走遍了所有西方国家,包括冰岛都去过,所以有一些感悟和大家一起交流。

  说句老实话,我收到中欧大师课堂邀请的时候,我有一点犹豫,因为汉语中大师是个非常“高大上”的词,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不是大师,所以我犹豫了一下,大概是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在西方人家夸你的时候,一般不是拒绝,而是直觉地说谢谢。我还想起孟子2000多年前曾说过的话:受之有愧,却之不恭,就是说一个贵人给你荣誉的时候,你受之有愧,但拒绝它恐怕又是不恭敬的,所以我就问了一下校方这个大师讲堂的来历,他们说这是从英文master class翻译过来的, 这样我感觉就稍微好一些,因为英文我还是懂的。我经历过文革乱世,17岁去工厂当学徒, 英文叫apprentice, 三年满师后当师傅, 英文就是master。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中欧是产生未来大师的地方,所以我在这里是在与未来的大师进行交流。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