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军事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社区 > 视角 > 正文 >

广西捐器官救6人小伙人生还原:讲义气热心肠

2014-06-09 09:23:58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千里送真心,礼重情更重!21岁的叶劲,在患恶性脑瘤被判定脑死亡后,其心脏被父亲叶绍毅捐给了北京12岁的小包,肝、肾、眼角膜捐给了另外5人。如今,叶劲的心脏已在小包的身体内

广西捐器官救6人小伙人生还原:讲义气热心肠
  千里送真心,礼重情更重!21岁的叶劲,在患恶性脑瘤被判定脑死亡后,其心脏被父亲叶绍毅捐给了北京12岁的小包,肝、肾、眼角膜捐给了另外5人。如今,叶劲的心脏已在小包的身体内存活并跳动,另外5人也获得了新生和光明。感动之余,人们不禁要问叶劲是怎样的一个人?昨日,记者赶赴叶劲位于广西的老家,听叶劲的亲友讲述这个山里孩子真实的故事。

  京华时报记者张淑玲

  >>对家人

  嘘寒问暖很孝顺

  父亲叶绍毅说,在农村来说,儿子的性格算是开朗的,有时也很细腻,像女孩儿一样,打工期间还经常打电话问候父母、奶奶。

  叶劲的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昭平县樟木林乡樟林村,从贺州市一路进去,弯弯曲曲需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

  昨日下午,广西红十字会、181医院及樟木林乡政府等单位的负责人,带着奖给叶劲的荣誉证书以及人道救助金,来到叶劲家中进行慰问。提及叶劲捐献的器官,叶劲的父亲叶绍毅、86岁的奶奶和50岁的妈妈等亲人不住地抹眼泪。

  提及儿子,叶绍毅称,叶劲也没什么特别的。父子在一起的时间,一年中算起来也超不过10天,“就是过年回家呆几天,一回来后就去找同学、找他的朋友聊了”。叶绍毅说,在农村来说,儿子的性格算是开朗的,有时也很细腻,像女孩儿一样,“他懂得嘘寒问暖,很孝顺,即便在打工期间,也经常打电话来问候父母、奶奶的身体好不好”。

  叶绍毅说,作为父亲,他很少和叶劲沟通,孩子在他面前也从不开玩笑。“我从来没打过他。就是打过一次大儿子,那时他还小,有次没问我便从我兜里拿了钱,我打了他一次,也以此警示叶劲,他对我应该是怕的感觉。”叶绍毅说,他对叶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偷,不抢,不吸毒,不搞歪门邪道!”

  叶劲在家排行老小,自小是奶奶带大的,是奶奶的“小棉袄”。“他在外面打工,攒点钱都会寄家来,还给我买吃的。他随时都会问我,腿痛了吗?腰痛了吗?要去桂林大医院看病啊!”奶奶不断抹着眼泪说,有一段时间她去桂林连着看了3家医院,还一周去医院打一次针,如果不去,就怕叶劲担心。

  “现在我的小孙孙不在了,我心里想不开。你说他病得都这么可怜了,还被划得这儿一刀,那儿一刀……我吃饭也吃不下,晚上睡一下就醒了,”奶奶最后叹着气说,“事情既然这样了,还是祝福得到叶劲心脏的孩子好好活着,再想不开,也得想开了。”

  >>对女友

  为了爱选择离开

  叶劲妈妈说,他不接电话不告诉女友病情,因为“那样她就不会离开我了”,他的意思就是不想拖累人家。

  在老家,和叶劲同龄的孩子,早早就结婚有了自己的娃。为了叶劲能早点将媳妇娶回家,父母也借遍亲友建了一处新院落。21岁的叶劲,因为一心想多攒点钱还债,虽然违逆父母没有结婚,但还是给自己找了个一起在广东打工的重庆女孩儿。“叫小徐,那女孩儿我们都很喜欢,前年春节叶劲带她回来过,”叶劲妈妈说,女孩儿很能干,“洗碗刷锅,做菜做家务活儿,干净利落。”

  去年8月30日,叶劲突然头晕头痛,小徐陪他去医院检查,说是脑出血;9月1日,女友送叶劲回家,因为只请了一周假,期满后小徐就走了。“开始他们还常通电话,可3个月后,我们常听到他的电话铃响,但他不接电话,”叶劲妈妈说,有一段时间夜里,小徐打不通叶劲的电话,就开始打她的电话,“他一看号码是小徐打的,就把我的电话也给拿走关机了。”

  “我说,人家打电话给你,两人好也好,不好也好,你要接,要说清楚。”叶劲妈妈说,“但他说,‘我不能给她说,那样她就不会离开我了。’”叶劲妈妈说,“他的意思就是不想拖累人家。”

  叶劲妈妈说,今年5月1日,小徐终于知道了叶劲的情况,她哭着打电话给叶劲的哥哥说:“叶劲得了那么重的病,你们为何不告诉我?”

  叶劲走了,小徐让叶劲哥哥寄去了叶劲的很多照片。“我们告诉小徐说‘对不起’!”叶绍毅说。

  >>对同乡

  讲义气一副热心肠

  发小叶羽武说,好不容易攒了50元,村里说要修路,叶劲就动员他把钱一起捐了。下雨天,他们两个辍学的孩子守在湿滑的桥边,帮老人推车,背孩子过桥,因为是“一个村的”。

  叶姓在樟林村是个大家族,每到过年,叶绍毅便会带着全族人到叶氏祠堂祭拜,村里也会有舞龙、舞狮等庆祝活动。

  村里80%的男孩子都是没读完初中就退学打工,叶劲的发小叶羽武,读到初二就辍学了。叶劲坚持到了初三,因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说也想退学,父母便也没逼他读书。

  两个十几岁的男孩儿聚在一起,开始谋划“赚钱大计”。“他太讲义气了,有谁说要干什么事,他就总一副热心肠,最终也没能攒上什么钱。”叶羽武说,最初两人跟着村里的舞龙舞狮队去舞龙,叶劲是扛大旗的,舞一天能挣10元钱,“开始我们俩都攒着,可是攒到50元的时候,村里说要修路,他就动员我把钱一起捐了”。那时,村里的路还是条黄泥巴路,一到下雨,河水就会漫过小桥,桥头湿滑难走,两个辍学的孩子就守在桥边,帮老人推车,背孩子们过桥。“我那时想不通,咱自己的活儿都没干完,帮他们干吗?叶劲总是嘻嘻笑着说‘一个村的’。”

  为了赚钱,2008年叶劲开始动员叶羽武等人出去打工,“他说他堂哥在中山,至少吃住没问题”。4个男孩儿在叶劲的带领下,自昭平县城坐车赶到中山,因4人商定要在一块工作,所以一个多月都没找到能同时收下4人的活儿,“我们买一块钱的米,多兑水,煮了一起吃。从他堂哥家搜出硬币,凑一元买包方便面一起吃,”叶羽武说,那时晚上,堂哥住处还有女朋友,4个人只能一起睡走廊。

  再后来,遇到一个鞋厂招工,4人改变了策略,“叶劲说他先进工厂,这样我们至少可以有饭吃”。

  进鞋厂后的叶劲很快和工友混熟了,“他爱交朋友,一下人家借给他500元钱,他给我了300元,另两个人一人100元,我说你怎么办,他说鞋厂包吃住。后来一到发工资了,他就说‘你们过来’。”

  叶羽武对叶劲记忆最深的是一次赶集碰上了贼。“2011年春节回家,我们几个人一起赶集,在街头听见一个女孩子喊‘抓贼’,我们看到前面有个人边跑边往裤兜里塞钱,叶劲一个箭步上去摁倒了那人,搜出了女孩儿被盗的400多元。我们把那贼送到了派出所,所长问我们叫啥名,叶劲说,不留了。他说讨厌偷七偷八的。”

  >>他走了 全家支持器官捐献

  听说叶劲的器官救治了包括小包在内的6个人,叶绍毅说:“儿子的器官,能对别人有用,我感觉这样做很值得。好男儿就该有担当!”

  叶劲1.8米的个头,生病前体重130斤,生病后的他十分消瘦,体重仅剩95斤。

  去年8月30日,叶劲突然感到头晕头痛,到医院检查说是脑出血。叶绍毅接电话后让叶劲回了家。

  去年9月1日,到家第二天,叶劲就被父亲带去广西桂东人民医院连续两天做核磁,医生都说溢血覆盖面是黑的,看不出来,只知道是脑出血。9月4日,叶绍毅拿着儿子的胶片去昭平县人民医院,专家仍说看不出来,让过3个月再做血管造影。此后连续3个月,叶劲每个月都去做CT,仍是看不出来。

  今年2月8日,叶劲在家过了最后一个春节。2月16日,叶劲再到贺州市人民医院做核磁,2月19日核磁结果显示是脑血管瘤。9天后,医院为叶劲开刀切掉了血管瘤。

  “3月3日,化验结果出来才知道是恶性肿瘤。”叶绍毅知道了这个结果后,没有告诉叶劲,也没有告诉家人,“心里难过,医生告诉我说,如果治疗得好,就是3年到5年,如果治疗不好,也就是一两个月。”叶绍毅说,手术很成功,叶劲很开心,还用左手发短信给朋友报平安,看孩子开心的样子,他把一切都埋在了心里。

  3月14日出院的叶劲,3月18日又住回了柳州市人民医院。接下来的两天,他接受了两次伽马刀手术,以杀死残余的癌细胞。4月6日,叶劲又做了脑积液分流手术。病情好转了4天后,便又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叶劲脖子后仰得太厉害了,请了很多专家也没办法治好。此后,随着病情的恶化,叶劲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很痛苦,从没喊过一次痛”。

  4月30日,叶劲出现呼级衰竭,病情严化,叶绍毅对爱人说,“儿子的病没治了”。

  叶绍毅说孩子自始至终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器官等会被移植。“以前看电视,我也知道有移植。4月28日吧,181医院的医生到贺州人民医院看一个病人,可能那里的医生将叶劲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后来,贺州人民医院医生问我想不想捐献,当时我心里想我儿子不会那么快走的,就说这个以后再说吧。”

  5月1日上午6时,叶劲被确定为脑死亡。随后,叶绍毅通知了所有的亲友,决定将叶劲的心脏、肝脏、肾脏、角膜捐出。

  第二天,叶绍毅跟大儿子说了要捐献的事,大儿子没意见,从福建赶来的女儿也支持,但是二儿子不赞成。“如果捐出去对大家有用的话,我觉得可以捐出去,这总比烧了强。”

  叶家是个大家族。获知叶绍毅要捐献儿子的器官,各个家族的分支均派出了代表,叶绍毅远在福建的姐姐们也赶来了:“大家都很支持,能帮助别人,就是件好事。”

  昨天下午,接过广西红十字会秘书长龙军胜递上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荣誉证书,叶绍毅几度落泪。据介绍,叶劲的心脏救治了北京的小包,肾脏分别移植给了51岁的广西人黄先生和一名江西患者,肝脏给了重庆患者,两个眼角膜则被送往广州。对此,叶绍毅说:“儿子的器官,能对别人有用,我感觉这样做很值得。好男儿就该有担当!”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