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军事网 新闻 > 首页 > 时政要闻 > 点评中国 > 正文 >

鹿野:比洪水更可怕的是政治洪水

2016-09-13 10:58:31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近日来,洪水席卷了中国的多个城市。公知们再一次借题发挥,他们一方面吹捧西方防洪设施的完备,一方面攻击中国的水利工程建设。 鹿野:比洪水更可怕的是政治洪水,

  【摘要:近日来,洪水席卷了中国的多个城市。公知们再一次借题发挥,他们一方面吹捧西方防洪设施的完备,一方面攻击中国的水利工程建设。然而,为何同样是水灾,民国时死亡的人数还是新中国的几十倍,公知却对其有着冰火两重天的评价?说到底还是政治站队在作祟。公知们向来标榜“不问政治”,事实是只不过是把美国和国民党当成政治正确,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当成政治不正确罢了。】

  又一个城市在洪水中沦陷了,这次是河南新乡。昨天凌晨三点起,新乡出现了3小时250毫米以上的超级暴雨,创今年全国地级市之最,远超武汉。目前暴雨继续。需要知道,24小时250毫米就是最高级别的特大暴雨。刚刚离开新乡的我既为还留在当地的朋友们担心,也忍不住对自己的成功“逃离”有一点小小的庆幸。

  近日来,洪水席卷了中国的多个城市。不出所料的是,公知们再一次借题发挥。他们一方面吹捧西方防洪设施的完备,一方面攻击中国的水利工程建设。例如,很多公知指责三峡大坝的修建造成洪水。再如,《经济观察报》微信猛烈攻击毛泽东时代的水利工程建设,宣称:“1975年8月,特大暴雨引发的淮河上游大洪水,使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包括两座大型水库在内的数十座水库漫顶垮坝,1100万亩农田受到毁灭性的灾害,1100万人受灾,超过2.6万人死亡,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的水库垮坝惨剧”,而这是因为当地“1957—1969年代,新建水库200多座,由于片面重视蓄水,忽视防洪,导致隐患四伏”。一句话,水利工程建设导致水灾。

  其实,只要稍有一点脑子的人都可以看出这种说法的荒谬。例如,关于三峡大坝的攻击,郭松民就做了有力的反驳:“根据长江防总公布的数据,七月初三峡工程削减洪峰40%,避免了长江上游洪水与中下游洪水叠加遭遇,有效减轻了长江中下游防洪压力。换言之,如果没有三峡大坝,武汉的洪水很可能就不是“齐腰”而是‘没顶’”。

  按照公知的“水利工程建设导致水灾”逻辑,几乎没有水利工程的民国应该没有什么水灾了。可惜事实恰恰相反,例如1931年,河南全省有82个县受灾,3 666.67hm 2耕地被淹,有13万多人、33万牲畜死亡。苏北7.7万人丧生,千万亩农田绝收,泰州城淹水4米,城里半年才退尽了洪水;而里下河地区到第二年春天才退尽了洪水,哪知第二年夏天又来了洪水,给里下河地区造成了彻底的毁灭性破坏。 1932年4月23日《申报》载:“暮春之时,以树皮、水藻采食殆尽,灾民乃联群结队,纷往田间,剥取大麦苗,回家煮食,因缺乏滋养性,食后面皮无不浮肿。尸骸遍野,无人掩埋,加以天气亢旱不雨,以至时疫流行。穷乡僻壤之所,卫生毫不设备,一旦染疫,速于瓜蔓,一人得病,传染一家,死者无棺盛殓,往往弃尸田野,种种惨情,目不忍睹。棺木出售—空,大小木店概改制棺木。”再如,1935年,仅仅湘、鄂、赣、皖四省灾民达1400余万人,淹毙10余万人,财产损失5亿元;冀、鲁、豫三省灾民不下于1000万人。当然,最了不起的还是蒋公1938年炸开花园口的“壮举”,一下子淹死了89万人……

  然而,对新中国的水灾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三峡扒开、把毛泽东鞭尸的公知谈到民国的水灾时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仅仅以1935年水灾为例,有公知如是说:“不包括东北地区的全国人口约为4.24亿人,仅以上湘、鄂、赣、皖、冀、鲁、豫七省灾民已经占了全国总人口5.7%;7省总人口为1.94亿人,则灾民占达12.4%。这是非常恐怖的比例……然而,也正在1935年,至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却是南京国民政府政治最统一、社会最安宁的历史巅峰期。因此可以推论,1935年水灾尽管规模空前、损失巨大,但并没有导致国家和社会出现颠覆性破坏后果。这该如何解释呢?还是应该从当时赈灾活动中去探寻答案……”一句话,民国水灾体现了民国赈灾得力,深得民心,很有“民国范”。

  为何同样是水灾,民国时死亡的人数还是新中国的几十倍,公知却对其有着冰火两重天的评价?说到底还是政治站队在作祟。公知们向来标榜“不问政治”,事实是只不过是把美国和国民党当成政治正确,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当成政治不正确罢了。这就好像美国自诩言论自由,却绝对不容许教育部网站引用毛泽东的名言“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 甚至在网站事后删除了有关内容换成了林肯的名言后,有美国参议员仍声称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一样。

  人生活在社会上面临着两种政治,一种是名义上的,国家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政治,一种是实际上的,现实生活中和身边人交流时面临的政治。后者的影响远远大于前者。马克思最早发现了这种现实的政治,明确指出不管宪法和法律如何自我标榜,雇主和雇工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福柯进一步将其延伸到社会各个角落,强调权力无处不在,压迫你的人就在你的身边。然而,中国的舆论场仍然停留在18世纪,一面大骂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以彰显自己的勇气,一面对身边的老板奴颜婢膝。

  今天,中国掌握经济权力的老板,掌握政治权里的官员,掌握文化权力的知识精英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在大多数小圈子里,美国和国民党是政治正确,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则是政治不正确,即“不黑一下毛,你就不好意思说话”。这是一种积蓄中的政治洪水。本次大洪水再次表明,中国这种政治洪水已经呈现决堤之势。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其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已经作出了很好的回答:“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面向未来,面对挑战,全党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牢记我们党从成立起就把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而奋斗确定为自己的纲领,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不断把为崇高理想奋斗的伟大实践推向前进。”

  曾记否?抗战时期延安的生活很艰苦,重庆却是灯红酒绿。然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中国的希望在延安而不在重庆。1940年2月1日,毛主席在延安民众讨汪(精卫)大会的演讲中颇为自豪地说:“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这就是理想信念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也就有了亿万民众的支持。

  如果今天我们能够重建这种力量,还用怕汉奸公知等一些小圈子里的积蓄的政治洪水吗?

  这正是:

  昨夜幽梦方还乡,

  今晨雷霆裂穹苍。

  黑云摧城雨如瀑,

  倾刻人间尽汪洋。

  乳燕游鱼无颜色,

  桃李芙蓉失芬芳。

  太白东坡难高歌,

  金农倪瓒已痴狂。

  万千健儿卫黎庶,

  我心悠悠念大江。

  巫山神女隐云峰,

  真情无寄凝波光。

  亦有好色登徒子,

  变黑为白如反掌。

  指鹿为马称乱世,

  镜花水月颂西洋。

  天灾怎及人祸险,

  季孙之忧起萧墙。

  秦皇汉武今若在,

  安容匈奴乱朝纲?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