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军事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社区 > 解密 > 正文 >

解密登陆海南:23名船工勇闯琼州海峡

2014-06-09 09:24:41 点击: 来源: 网络转载 反馈
导读:枪声已逝,历史却永远铭记。 64年前的一个晚上,儋州市光村镇泊潮村23名普通船工曾冒死偷渡琼州海峡,与驻扎广东的解放军部队接头,继而多次引导部队渡海,为最终解放海南立下

  枪声已逝,历史却永远铭记。

  64年前的一个晚上,儋州市光村镇泊潮村23名普通船工曾冒死偷渡琼州海峡,与驻扎广东的解放军部队接头,继而多次引导部队渡海,为最终解放海南立下了不朽战功。

  相比于历史的大事件,他们的故事少为人知。但大浪淘沙,历史终不会忘却。他们的壮举,动人心魄;他们的精神,当为后人瞻仰。

  偷渡:夜施巧技瞒天过海

  泊潮村位于儋州北部。从地图上看,其东临北部湾,北临琼州海峡,与临高新盈镇有一湾之隔,面积约3平方公里。

  因为沿海,传统上,泊潮村的群众生产主要以捕鱼、运输业为主,因此盛产好水手和船工。

  沿海之地,易得风气之先。1926年、1927年,儋州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第一个农民协会、中共儋县委员会先后在这里成立。历史,已经在这里播下革命的火种。

  时间来到1950年。这时候,海南人民经过22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已经进入新的历史转折关头,全面解放的曙光已现。

  1950年1月,为迎接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渡海南下,海南区党委和军区司令部决定派遣泊潮村的一批船工秘密偷渡琼州海峡,突破国民党的海上“伯陵防线”,北上广东引导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登陆。

  “这批船工共有23人,由蒲蓁、林帝卷两党员干部带领。我们接到任务后都很兴奋。”87岁的林昌荣、86岁的周振朝回忆。他们是这批船工中的两位,如今依然生活在泊潮村。

  1月的一个晚上,船工们开始行动。按照计划,他们渡过了一个港叉,来到临高新盈镇后咀村。此时,部队花300光洋买到的一艘10多吨重的木帆船早已在此等候。

  趁着夜色掩护,船工们出发了。为了防止被国民党部队抓获,他们仍然是渔民装扮,并且把渔网安入船中。不过,他们还是携带了手榴弹,准备在万不得已时与敌人拼死一搏。

  果不其然,刚出海不远,一团黑影突然出现在船工们的视野里。一艘国民党巡逻艇正由西向东航行!

  船工们不由得惊慌起来了。若继续前进,一定躲不过敌艇的眼睛;回岸,照样会落入敌人手中;停泊在海上,天亮也会被发现。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富有经验的老船工黄允梅、黄当养建议说:“我们略向岸边走,但不是登岸,而是绕到巡逻艇后面,再驶出大海。”

  抱着死里求生的念头,船工们使尽全身气力,轮番摇橹划桨。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终于驶到巡逻艇后面。这一险关终于闯过。

  天渐渐发亮。在风寒露冷的冬夜里摇了一晚后,船工们刚想享受太阳送来的光芒,新的情况又出现了:东北面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点,在嗡嗡的声响伴送下,由远而游动着,那是敌人的飞机!

  船工们赶紧落下帆蓬,把网撒到海里,大部分人躲到船舱,仅留一两个人在外面。

  敌机在上空盘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飞走了。

  不过,当船工们回到甲板准备升帆时,敌机竟又掉头回来。

  “我们故伎重施。那帮笨蛋没有发现,直接开到海南去了。”林昌荣谈到这里,禁不住笑道。

  第一次登陆:14艘船全被炸毁

  经过一夜一天的航行,在太阳快要下山时,木船终于在徐闻县一个小港湾靠岸。解放军战士知道船工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偷渡来的,给予了他们热情的拥抱。第二天,船工们到达118师师部,偷渡的任务终于胜利完成。

  接下来船工们被分派到各个连队,接受射击、投弹等军事训练。同时,他们也负责教官兵们游泳技术。船工们与战士们打成一片,为接下来的登陆任务而磨刀霍霍。

  1950年3月,战斗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按照计划,船工们将分批引领解放军先头部队登陆海南,为之后的大规模渡海战役做好准备。

  3月5日晚7时,在林昌荣、黄当养、黄神荣、黄神养等船工的引领下,野战军第40军两个加强营799名指战员分乘14艘木帆船,由雷州半岛灯楼角启航,目标直奔儋州白马井超头海滩。

  “当时我们的船有十五六米长,船上载了五六十名战士,计划在第二天鸡叫的时候登陆。”林昌荣回忆。

  然而,事件的进程并没有计划般顺利。由于风向和水流的原因,船的航向于预定的航线有所偏离。到达洋浦时,又被敌军发现,只好边打边登陆。

  这次登陆战极其悲壮。当登陆部队到达白马井附近海面时,天色已亮,敌机在天上轰炸,岸边的碉堡朝他们疯狂扫射。部分船只被打翻,也有不少战士当场牺牲。

  “这次渡海,我们中有5名船工负责开船。其中一人被子弹打中,接着船也沉了”,林昌荣说,“他想游上岸,结果还是被抓了,然后就被枪毙。”

  而林昌荣自己也不幸负伤。子弹击中其左腿膝盖上方,所幸救助及时,没有丧命。

  尽管困难重重,船工们仍然英勇地引领解放军战士拼命地往岸上冲,最终以50余人伤亡的代价登陆成功。这也是解放海南战役的首次登陆。

  “我们上岸时,14艘船已全被炸毁。”林昌荣说。

  两次登陆临高:船工英勇不屈

  据解放后蒲蓁的回忆文章《冒险北渡》,两个加强营登陆成功后,解放军把下一次的登陆地点选为临高玉抱港,登陆时间定为3月27日。根据有关资料,这次登陆的规模为船只81艘,人员2900多人。

  包括周振朝、黄华利、林扬熙、黄德兴、黄华杜等7名船工参与了此次登陆。周振朝回忆,这次登陆比第一次要更加艰难。“当时我所在的团编号948,有了9艘船。接近临高海岸时,天还没亮,雾很浓,我的视野内只能看到3艘船。”

  周振朝说,解放军很快就被国民党军队发现,随即受到了岸上炮弹和飞机的猛烈轰炸,“子弹在耳边呼啸”。尽管如此,大部队还是顺利登陆。但他所在的948团伤亡严重,无法继续前进。无奈之下,只好紧急联络广东大后方,请求撤退。

  “我开的那艘船共带了90多人,回到广东时只有7人活着。当时天已经黑了,除了我们自己这艘我看不到别的船。”周振朝说。

  一时的败退丝毫没有影响幸存船工们解放海南的雄心和意志。时隔仅数天,4月16日,周振朝和其它2位船工又参加了解放海南规模最大的临高角登陆战役。

  4月15日,夜幕降临后,部队万帆齐发,天亮便到达临高角。尽管遭遇敌军的顽强抵抗,声势浩大的解放军还是很快便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敌军,强行登陆成功!

  这次战斗中周振朝的左腿小腿被子弹打中,但他依然笑着回忆:“这回我是被分配到一艘炮舰上的。大炮是我们自己动手搬上去的,炮筒有大腿粗。轰隆一声,一颗炮弹就把敌人的船给打得稀烂!”

  不过有的船工就没有他这样“幸运”。蒲蓁的文章说,林扬熙在登陆玉抱港时被国民党军队俘获,后被押送到临高县城,多次施用毒刑,逼其供出村庄和姓名。为了保守党的秘密,林扬熙坚决不吐露真实情况。无计可施的敌人最后将其杀害。

  23人全部荣获“渡海有功人员”称号

  64年过去了,回想起登陆打仗的心情,林昌荣说:“心中火在烧,没想到怕。”周振朝说:“已经没有死这概念了。”

  64年前留下的伤疤,依然烙在两人的腿上。对他们来说,这是光荣的记忆,历史的见证。

  回想起牺牲的战友,两人依然伤心不已。“在整个渡海登陆战斗中,我们23个人中有5人牺牲”,林昌荣依然把他们的名字牢牢记在心上,“他们是林扬熙、林黄养、黄华利、刘杰新和黄扬杜。我经常会想起他们,他们5人有3人刚刚结婚,但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他们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大海。”

  这23人中,有党员12人,党外群众11人。其中即有父子(黄当养与黄神荣),也有兄弟(黄华杜与黄华生);既有六十开外的老人(黄允梅、黄当养),也有十五六岁的小伙(刘华景、黄神荣、黄金茂)。

  据《儋州文史》,战斗中,张神农、刘华景、黄华户和周振朝等4人各荣立一等功,黄当养荣立二等功,刘华景还荣立小功一次。在解放后,全部23人被(追)授予“渡海有功人员”称号。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